台湾妹中文娱乐网

台湾妹中文网_台湾妹网站最新地址

10个女人的内心独白:我为什么一夜情

如果作一个问卷调查,“一夜情”肯定是21世纪前10年的一个流行词,更确切地说,是一个被媒体、网络爆炒出来的流行词。实际情况怎么样呢?

1、小怡,28岁,已婚,小学教师

从心理上讲,看到帅气、有才华的男人,顿生倾慕之情是不可避免的,但这种倾慕只适合藏在心里,最多也就表露在眼神上。因此就一夜情,我觉得很玄乎、很别扭。就说刘德华吧,他的帅气够杀人了,但即使走到他身边,我相信精神正常的女人也不会色迷迷地要立即跟他上床。老套的说法是“传统”,时髦的词叫“矜持”,这大概是中国女人骨子里的东西吧!

  2、小倩,32岁,已婚,机关公务员

说真的,男女关系扑朔迷离的时代,我总是看不清怎么回事。

我佩服、暗恋强势男人,常抱怨自己的老公窝囊,但我不会与上司发生一夜情。女人把感情当成一辈子的事,从没想过只偷一次的情。如果夫妻感情出现问题,我可能选择做情人而拒绝一夜情。

  3、小蕊,28岁,已婚,酒店服务员

我看过太多幽会的男女了,一个个好头好脸的。他们是有身份的,关系是固定的,到我们这来从不用鬼鬼祟祟。有些是老情人了。这世道,见惯了也没什么。没这些,酒店说不定还冷清些。至于我自己,我相信我不搞一夜情,除非逼我,可那叫强奸。哪有一夜情的?这东西像吸白粉,一次就上瘾;不上瘾的,我觉得说不上是情。这些都是有钱人玩的把戏,我们小服务员,还是要悠着点。对不起老公、孩子的事,我还是不敢做。

  4、小烨,35岁,独身,企业CEO

男人嘛,一千零一夜都摸不透他的心事,就一夜的那个事,怎么可能有情呢?我是那种经常出入豪华应酬场所的人,也碰到过不少好色男人打我一夜情的主意,但他找错了对象。我所处的位置就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位置,那些男人完美吗?他官再大,钱再多,可能一个细节就暴露出他的卑劣。我是打心眼里无法接受上完床各奔东西的做法的。所以我向来不相信一夜情,我也不会渴望一夜情,即使面对的男人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人。

  5、小艾,33岁,离异,女作家

情史上我曾经跟一个男人上过仅仅一次的床,这不是我们这行的浪漫,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一夜情。就因为他批评了我的一篇作品,让我如醍醐灌顶,恍然大悟。可以说,他是我创作史上的一盏航标灯,我一心情愿追他,并在一次偶然的聚会时跟他上了床。遗憾地,他后来离开了这座城市。如果他还在这里,我可能跟他二夜情、三夜情以至N夜情。我不会因为生活在“风流圈”里就跟认识或不认识的男人一夜情。

  6、小伊,34岁,离异,医生

渴望好男人,是女人正常的心理和生理需求。但离婚的女人对男人产生的不信任感很难轻易排除。对那些满口甜言蜜语的男同事,我保持十二分的戒心。我曾经对赤裸裸表露欲望的优秀男人说:要么你离婚;要么你离开。在寂寞难耐的时候,我有过当“第三者”的想法,但我拒绝一夜情。我还曾经对一个把我从K厅送到门口的男人说:我不需要一夜情,我有手,自慰

  7、小婕,21岁,未婚,大三学生

一夜情永远是个时髦的词,因为真正实践的人可能没有。不知道那些大人怎么想,我们这代人不敢轻易跨出这一步。听说**大学学生男女关系复杂,我问了家乡的师兄师姐,他们都说没那回事。一对一是有的,两追一也有。但这都不是一夜情。我们学院还有几个北方来的同学,喝醉了酒,几个人搞一起了。我的理解,这是滥交不是一夜情。我呀,我不会干这的,我跟他上床的男人,起码要对我负责。

  8、小玫,32岁,已婚,导游

如果一夜情能够流行,干我们这行的,就算拣到金元宝了,条件、环境都太优越了。我不是什么优秀女人,但还是出得厅堂吧。很多时候带团外出,都有男人打我的主意。他们认为我能说会道、知识渊博,还会讲些荤段子。殊不知那些讲解、那些话,我已经讲过无数遍。曾经一个男人,在旅途中勾我上床,并许诺帮我办一件事。不瞒你说,那时我开始心动。但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发现他在酒店里叫了妓女,登时心里就像吞进一只大苍蝇。我终于惊觉:女人哪,相信一夜情是笨蛋;接受一夜情的馈赠,那跟妓女有什么区别?

  9、小米,26岁,未婚,公司职员

你跟我们老板很熟,可能也知道了,我其实是他的情妇。他追我的时候下手狠。叫司机把我送到步行街,一次就买三万块的衣服;又专门把我送到驾校,拿证后又给我一辆广本思域。跟他外出时,他向别人介绍我是他的秘书。我看那些男人客套时的笑容都坏坏的。其实我是什么,大家心知肚明。老板对我很好,他不搞一夜情,但我知道,他也不会跟我搞一世情。总有一天要分手,我已做好心理准备。现在就琢磨着每年给他送个什么东西。毕竞他有恩于我,我应该报答。有能耐的女人,玩一夜情浪费了,要玩,玩点真的、大的。

10、小苇,34岁,已婚,法律工作者

也许我对人、对事包括对感情都过于理性,我接触的男人,乍一看都很优秀,但接触多了,也发现很多俗不可耐,很多败絮其中。至于一夜情,我想问题的焦点不在于认识或不认识对方,而在于是否接受“馈赠”或“回报”,不接受是“情”,但概率几乎是“零”;“馈赠”了或者“回报”了,那等于是买卖行为,与世俗所称的“包鸡养鸭”无异。所以尽管我对婚姻不满,对老公也没有了感情,但我这一脚迈出去,可能是一段珍贵的情感,不会是一夜情。

由此说来,“一夜情”并不在两性关系中广泛存在,它的发生概率极低,甚至接近“零”。所以,当铺天盖地的“一夜情”故事扑进眼帘的时候,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,这只是一个词,不是一个事。因为在咱们中国,“一夜情”还缺乏生存的土壤和气候,也没有作为心理支撑的历史文化背景。

台湾妹中文娱乐网

Updated: 2016年2月29日 — 上午7:57
台湾妹中文娱乐网 © 大图吧| 艺术| 银虎导航 | 美国十次 | 农夫| 龙腾小说| 雨后故事 | 雨后小故事 | 银虎 | 你懂的 | 726 | 你懂的网站 | 台湾中文性妹娱乐网 |